纺企两极分化明显,电商重构棉纺产业贸易模式

来源:未知作者:企业动态 日期:2020/02/14 11:17 浏览:

当前,一件服装使用印度的棉花和棉纱,由国内纺织厂织布、印花,在孟加拉国制成服装半成品,再运到海湾国家或者中东国家进行缝制,最终成品出口到欧美等国家和地区,这样的“跨国模式”已经越来越成熟。某种程度上,没有全球供应链资源整合能力的公司未来将被市场淘汰。在全球资源配置的大环境中。在全球资源配置的大环境中,棉纺织行业只有不断增强自身的竞争优势,才能尽快驱散笼罩在整个棉花和纺织产业链上空的那片乌云。随着互联网和通讯技术的发展,买卖双方很容易通过线上方式完成国际货物买卖的交易,以至于如今的广交会,“贸易成交”的意义不大了,慢慢的变成了企业形象的“展示会”和新老朋友的“聚会”。在广交会和各种类似的展会上,再用“数人头”或者注过了水的成交金额去判断行业发展趋势的方法已经过时,但通过在广交会上与众多棉纺织企业老板面对面的深入交谈,却可以真实地了解到行业的发展现状以及面临的问题,得到很多有用的讯息。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棉纺织行业下游订单的减少,导致上游棉花原料的“去库存化”时间比预期的长,如果此时再传来储备棉抛储的消息,那么对整个棉花和纺织行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棉花加工企业的老板看看账上快到期的银行的贷款,再看看自家仓库里销售出货缓慢的棉花,不禁感叹,初夏天气炎热起来,而市场的行情怎么还是这么冷!化纤原料代替棉花加速  当前,市场上琳琅满目的各类纺织品中,棉花纤维的使用比例在大幅度下降。由于近年来棉花价格居高不下,而且剧烈波动,下游客户逐步采用混纺原料或者化纤原料代替棉花。在广交会上,原来传统的“用棉大户”牛仔服装,现在也广泛采用了粘胶、棉混纺纱和再生纤维混纺纱,可以说,大量使用化纤原料替代棉纤维已成为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使用非棉纤维,可以避免棉花价格的波动而造成的订单的不确定性,同时也满足了市场对于不同功能性服装的需求。由于纺织品的用途越来越广泛,对于纺织品的功能性要求也日益复杂。这就需要生产企业不但具有订单操作的能力,同时还需要具备新产品开发的能力。这方面,广交会上的台湾参展商值得大陆企业学习。与几家台湾展商交谈发现,他们每年拿出企业利润的15%~20%作为新产品的研发费用,所开发的功能性纺织品广泛被运用在各类功能性服装、产业用纺织品、汽车用纺织品领域。反观大陆的大部分棉花、棉纱生产企业没有核心竞争力,常年处于低水平的“出卖资源和出卖体力”的层面上,面对越来越复杂的市场要求,没有人才和实力的公司很快就会被淘汰。在广交会现场,笔者试图找几家生产纯棉产品的工厂,但好不容易才在一个角落处找到一家来自湖北的生产纯棉类纱线和坯布的企业。该企业负责人陈老板介绍,企业有15万纱锭和280 台丰田牌宽幅喷气织布机,最近不怎么关心国产棉花的价格,因为公司主要生产60~80支的纯棉纱和用于织造高档家用纺织品的精梳紧密纺纱,出口和内销市场都不错,由于60~80支精梳紧密纺利润好,所以企业还打算扩大生产规模,新的设备目前已经在安装调试。放眼全球寻找优质棉花  有企业表示,目前最担心的事就是棉花原料的供应问题。国内棉花加工企业和棉纺织用棉企业严重脱节,国内的储备棉花品质达不到企业的用棉要求,加上政策面的偏离,造成了目前“好的棉花缺乏、差的棉花泛滥”的局面。所以有多家企业说道,目前加大对全球棉花的的采购力度,以寻找到能与高档产品相配套的优质棉花原料。对于目前市场上较为关注的棉花抛储问题,纺纱厂更多的是希望棉花价格相对稳定,无论是价高还是价低,只有原料价格稳定,才敢接长单、接大单。有企业老板表示,棉花价格就算再高,但是只要市场认同,企业就有生存的空间;相反,如果市场不认同,棉花价格一降再降,对企业来说也是无法接受的。目前,国内棉花价格大都在13000元/吨~14000元/吨之间,大多数企业认为还有下调的空间,因此目前企业并不敢大量补库,以免因抛储政策的出台而遭遇库存贬值。也有企业老板对棉花抛储说出了自己的看法,2015年的新棉花刚刚播种,此时抛储的条件并不成熟,因为目前市场上低等级棉花并没有达到“供不应求”的局面,相反还有大量的棉花没有销售出去,如果近期抛储低等级棉花,既打击了棉农,也打击了纺织厂。一旦抛储得以实施,下游客户立即要求棉纱和坯布厂进行相应的降价,因此棉纺厂根本不敢持有原料库存。利用电商技术增强优势  当前,一件服装使用印度的棉花和棉纱,由国内纺织厂织布、印花,在孟加拉国制作成服装半成品,再运到海湾国家或者中东国家进行缝制,最终成品出口到欧美等国家和地区,这样的“跨国模式”已经越来越成熟。在某种程度上,没有全球供应链资源整合能力的公司未来将被市场淘汰。广交会上,一家东莞的制衣厂老板表示,几年前公司就已经把工厂搬到了国外,但是由于当地的面料、辅料市场不配套,所以服装的设计、打版工作还是要在广东进行。广东有配套齐全的各类专业市场,服装设计师在广东的各个专业市场几乎可以找到任何想要的物料,最快的半天内就可以搞定,等到欧美客户确认订单后,再把物料清单交给广东采购部门进行操作。同样,棉纺织企业也需要全球化的资源配置,更要利用好现代化手段,不断增加自身的生存优势。近年来,由于电子商务技术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生产商和采购商通过电子数据交换系统完成交易。以前,客户需要某一个颜色的面料或者纱线,需要寄实物样品给生产商,生产商再打样给客户确认。但由于不同的环境条件和不同国家的人员的眼睛对颜色的辨别能力不同,往往在中国工厂觉得很接近的颜色到了美国客户那里迟迟不给批复意见,于是用电脑测色、配色和颜色电子数据系统应运而生。在本届广交会的现场,一个欧洲客户需要一个墨绿色偏黄光的纱线,客户拿出便携的电子测色系统,通过网络瞬间传到欧洲总部,不到5分钟就可以拿到来自总部的批复意见。而在以前,这件事至少需要一个半月的时间,通过不断国际快件往来,反复修改多次,才能得到一个肯定的色板批复意见。棉花产业纺织产业链上的企业大多数是民营企业,通过本届广交会与上下游的企业沟通,我们可以看出,只有在全球资源配置的大环境中,不断增加自身的竞争优势,才能尽快驱散笼罩在整个棉花和纺织产业链上空的那片乌云。

今年可谓棉纺行业的“变化年”,棉花临时收储政策的结束,棉花目标价格直补政策的出台,以及棉花抛储价格的下调,给棉纺织行业带来的巨大影响。目前,2014年已经过去近半,在各种因素的变化下,今年上半年棉纺织企业运行情况怎样?政策变化给行业运行带来了哪些影响?记者采访了多家企业了解情况。

正如某位企业负责人所说,“目前可以说是棉纺织行业向好的阵痛期,未来是好的,但过程很痛苦,须付出较大代价。”对棉纺织企业来说,目前最大的困难是棉纱库存及产品价格下滑带来的风险,下游企业下单谨慎,企业不得不及时出库规避风险。企业普遍反映,传统的旺季今年并未出现,行业整体形势较去年同期更加困难,企业开工不足,下游市场观望情绪浓厚。

原料带动产品价格下滑

棉花抛储价格下调,高企的国内外棉价差终于开始缩小。有企业表示,一直以来期盼的国内外棉花市场接轨,终于开始有所进展,但是这仅仅是开始,国内棉花价格与国际棉价仍存在差距。“自4月1日起,我国棉花价格开始下调,目前,内外棉价差已缩小到2000元/吨以内,相比之前每吨的3000元、4000元甚至5000元以上的差价明显缩小,这已经很难得了。”湖南某棉纺织企业生产负责人说道。

有市场人士分析,在纺织市场逐步步入季节性淡季的情况下,棉花价格的下降,对棉纺织企业产品带来了负面影响,有地区的棉纱价格下降幅度较大。山东、河南、江苏、浙江棉纺织企业反映,端午节过后进入6月,国产普梳高配32支报价为25000元~25500元/吨,40支报价为26500元/吨,精梳32支报29000元~29500元/吨,40支报价为30000元~30500元/吨,价格较5月底下降100元~150元/吨,成交量继续下滑。山东滨州某棉纺织企业生产负责人介绍,因夏装制作将近末期,棉纱市场消费逐渐转淡,目前各地纺企常规纱都或多或少的面临库存压力,越来越多的厂家采用以销定产策略生产棉纱。目前该企业生产的精梳环锭32支销售报价29500元/吨,40支30300元/吨,较上周继续下调200元/吨。下调原因是因原料成本降低,在弱市场情况下下调成品“以换销量”。

我国国内棉花价格的下降,也在一定程度上使得进口纱市场平淡。据介绍,目前,普梳21支A级进口印度纱报22000元/吨左右,比同等规格国产纱价格低500元/吨左右,价格优势并不明显。贸易商介绍,由于担心后市风险,棉纱进口步伐明显减慢,目前全国港口外纱库存不超6.5万吨,且常规中低端纱线缺货,后期价格难涨难跌。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6月,国内棉花价格已现平稳,由此带来的棉纱加工成本也随之止跌企稳。混纺棉纱和进口纱继续争夺纯棉纱市场,棉纱销路无法继续打开,反而面临萎缩。未来棉纱价格还将在稳中继续走弱,企业开工率还将继续下滑。

开工不足企业消库存为主

采访几家棉纺织企业发现,目前多数企业开工不足,由于企业及下游市场对棉纱产品市场信心不足,企业降价销售以求快速出货现象较多。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发布的4月棉纺织企业生产报告中指出,受棉花目标价格补贴政策出台,纱、布价格持续阴跌,纯棉、化纤短纤纱布代表品种价格均环比下滑,市场观望情绪浓郁。下游订单极为谨慎,非刚需不下单,棉纺织企业不得不降价并加快出货速度以规避风险。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跟踪企业数据显示,4月纱库存环比增加0.06%,其中纯棉纱减少3.01%,棉混纺纱和纯化纤纱环比分别增加5.27%和1.98%。布产品库存环比增加3.28%,其中纯棉布、棉混纺布和纯化纤布库存环比分别增加2.83%、5.17%和6.20%。布销售量环比降幅明显大于产量环比降幅。

在当前形势下,为了最大程度地减少纱、布库存贬值带来的经济损失,纺织企业努力采取措施,尽可能降低库存。但下游需求疲软导致销售困难仍使纱、布库存增加,尤其布库存增加明显。企业反映,往年的旺季至今还未出现,整体形势不如去年同期。

山东一家棉纺织企业负责人表示,目前企业不敢开足工生产,棉价肯定是越来越便宜,所以产品价格未来肯定会下降,如果库存积压太多,后期会赔得更多,所以企业现在都不敢多生产,订单有多少,生产多少货。江苏也有棉纺织企业表示,现在企业产品大量使用非棉纤维,以规避棉花降价带来的风险,只有少数老客户的订单,仍然生产纯棉产品。

中小企业苦撑大企业淡定

面对政策变化的阵痛期,中小企业可以说是相当痛苦,成品库存居高不下,资金周转紧张,又不能停工停产,说艰难度日也不为过,能做的也只有减少棉花原料采购,增加进口棉配比,以降低生产成本。然而一些大型企业,却仍然显得非常淡定。

采访中一家大型棉纺织企业负责人表示,上半年企业的生产情况良好,产品订单不减,随着新型纤维的使用,产品利润率还有所增加。

虽然国家政策在一定程度上致使棉纺织行业用棉困难,但不可否认的是,也促使了棉纺织企业开始寻求自身之变,加快企业结构调整,积极转型升级。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大企业与中小企业之间却因种种原因出现了明显的两极分化。

在棉花高峰论坛上,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会长助理杨世滨表示,政策的影响使我国一部分棉纺织企业利润率上涨,出口额不断增加,还有一部分则严重亏损。他介绍,2013年,国家统计局给出的口径利润率超过10%,棉纺织行业主营业务收入占行业的16%,但是利润总额占到了全行业的43.6%,且这个趋势是持续在增加的。追踪亏损企业的亏损额发现,企业亏损时高时低,但是明显两极分化在加剧。业内人士提出,为了应对当前的困难,棉纺织企业在不断地运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在学习和运用政策,企图在市场的淘汰洪流中保全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