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_中钢网,钢厂新闻

来源:未知作者:五金工具 日期:2020/01/14 12:39 浏览:

记者从山西省运城市政府获悉,山西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管理人近日向社会发起要约邀请战略投资人公告,拟通过引入战略投资人恢复生产,筹集偿债资金,并协助管理人完成海鑫集团破产重整工作。  位于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的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是山西省第二大钢铁企业,也是山西省规模最大的民营企业。由于受钢铁行业产能过剩、市场不景气、金融部门抽贷以及内部管理等因素影响,海鑫集团于2014年3月18日被迫全面停产,并于2014年 11月向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组。  据公开资料显示,海鑫集团现有负债及对外担保数字约为104.59亿元,而整个海鑫集团的账面资产仅100.68亿元。虽然资不抵债,但海鑫集团有许多优质资产,具备重整基础。管理人希望通过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实现重组,让企业涅槃重生。  根据招募公告,海鑫钢铁拥有年产100万吨焦、560万吨铁、600万吨钢、260万吨材、260万吨板坯的综合生产能力;主体设备1380立方米高炉、1080立方米高炉、120吨转炉等已达到国家特大型钢铁企业装备水平。  一些业内人士分析,进入司法重整程序,是海鑫集团最大的优势所在。通过重整,将削减海鑫债务、压缩不实资产、重新进行评估,重组方接盘需要支付的价格预计将大大低于复建同样规模钢厂所需成本;重整中通过对债务的削减,重组方只需要承担为取得海鑫资产及复产所投入资金的成本,财务成本较低。  据悉,海鑫钢铁本次招募对投资人的条件是“具有较高的社会责任感、良好的商业信誉和足够的资金实力,能在合理时间内支付获取海鑫资产所需对价,并具备足够资金完成海鑫集团复产”。海鑫钢铁管理人将组织以行业专家、债权人代表、管理人专家成员等组成的专家评审委员会以打分方式评审确定。

与第一次公告不同,新重组方将不用再负责海鑫的债务,只需支付资产对价  受巨额债务及钢铁市场低迷等多个因素影响,山西最大的民营钢企海鑫集团的破产重整进程推进困难。  眼看6个月的重整清算大限即将到来,意向投资方却仍在观望,海鑫能否顺利逃脱被破产清算的厄运?  不再有债务负担?  位于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的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曾是山西第二大钢铁企业,也是山西省规模最大的民营企业。但受钢铁产能过剩、市场低迷、内部管理、银行抽贷等因素影响,海鑫集团于2014年3月18日被迫停产。  去年11月12日,山西运城中院正式公告确认海鑫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12月15日,海鑫钢铁及法院指定的重整管理人首次在中钢协网站发布公告,面向全国招募重整投资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去年11月底曾赴闻喜县采访调查,当时山西另一家钢铁企业山西立恒钢铁正有意与海鑫方面接洽,据当时接受采访的海鑫内部员工透露,当时还有德龙钢铁、敬业集团等多家意向方与海鑫有过接触。  但海鑫集团高达百亿的巨额负债,令多家意向投资方望而却步。  据新华社援引海鑫集团董事长李兆会在债权人会议上透露的数据,海鑫集团当时的负债及对外担保数字为104.59亿元,而整个海鑫集团的账面资产仅100.68亿元,负债率超过100%。  此前山西立恒一位内部人士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100亿的债务真的压力很大,海鑫那边的土地面积非常大,高炉也多,重整的成本预计会非常高。”  在今年4月20日“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期间,德龙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丁立国曾向媒体透露,目前海鑫钢铁重组不顺,“主要是债务问题达不到统一”。  “海鑫钢铁以及山西政府都主张债务重组,而我们主张需要对海鑫钢铁进行破产清算。”丁立国表示。  于是,对海鑫集团的重整工作一度陷入僵局。  山西省及运城市政府方面仍然希望救活海鑫。去年由运城中院裁定受理海鑫破产重整申请外,今年4月10日,运城中院分别裁定了海鑫集团旗下5家企业的合并重整案。  4月30日,运城市政府在官网发布了《海鑫集团战略投资人招募公告》。这也是进入重整程序后,海鑫重整管理人第二次发布招募投资人公告。  公告称,海鑫集团现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需要通过引入战略投资人恢复生产,筹集偿债资金,并协助管理人完成海鑫集团破产重整工作。  与上次重整公告不同的是,此次公告先给潜在的意向投资方发了一颗定心丸,“重整工作完成后,战略投资人只需支付取得海鑫集团资产所需的对价,而海鑫集团的债务将全部得到解决,战略投资人将得到没有负债的海鑫。”  仍有比较优势?  免去债务烦恼外,重整管理人还在公告中列举了海鑫集团自身7大优势,以及重整海鑫的成本、税收、风险控制等3大优势。  公告称,目前海鑫集团具备560万吨铁、600万吨钢、520万吨材的综合生产能力,工信部此前公布的第二批钢铁行业准入115家钢企名单,海鑫集团就位列其中,这也意味着海鑫旗下的钢厂在规模、环保、质量、安全等相关方面已符合要求。  其次,海鑫地处山西产煤聚集地,可以满足焦煤、焦炭的供给充足;两座引黄工程蓄水池库容达500万立方;热电项目年发电量4亿度,自给率达到40%;拥有20公里厂内铁路专用线;具备铁矿石进口资质,与淡水河谷、必和必拓、力拓等大型铁矿石生产商长期合作;拥有海关保税库资质,并且获得海关最高评级双A类企业,拥有最优的进口报关渠道。  公告认为,进入司法重整程序是海鑫集团最大的优势所在。通过重整,将削减海鑫债务、压缩不实资产、重新进行评估,给重组方一个客观、实在的价格。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重整管理小组成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对进入破产重整法律程序的海鑫钢铁而言,法院派驻的清算组将首先对其债务进行重组,手段包括债务延期、调息、打折等。根据公告来看,目前债务问题可以得到妥善解决,投资方可以不再为巨额债务包袱烦恼。  对取得海鑫集团资产的成本,“也将根据审计结果,给出一个合理的评估报价,会比复建同等规模的钢厂要便宜许多。”该成员称。  此外,重整完成后,投资人可以获得很大的税收优惠条件。公告称,“由于海鑫近几年亏损严重,可以用于冲抵企业所得税;重组方以较低的价格取得海鑫的全部资产,但固定资产仍能够按照账面原值进行折旧抵税;此外还有部分增值税留抵税额。初步估算,战略投资人重组海鑫后,上述亏损、折旧及增值税留抵税额冲抵的税款相当于5年内能免税经营。”  此次招募对战略投资人的条件设置比较宽泛,“具有较高的社会责任感、良好的商业信誉和足够的资金实力,能在合理时间内支付获取海鑫资产所需对价,并具备足够资金完成海鑫集团复产”。  有意向的投资方需要在今年5月31日前向海鑫集团管理人提交报名意向书和重组初步方案,重组初步方案的内容包括:购买海鑫集团资产价款;付款时间安排;后续经营规划等。海鑫管理人将参考战略投资人提交的重组方案,制定的重整计划草案经法院裁定通过后,重组协议正式生效,战略投资人正式成为海鑫集团重组方。  但在公告所描述的乐观条件外,也有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问题,那就是严重过剩的钢铁市场将成为未来海鑫复产的最大挑战。  与去年海鑫停产时相比,今年一季度的钢铁行情更惨。“需求下降、产量下降、价格下降、环保加压、整体亏损”,中钢协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国内大中型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7629.18亿元,同比下降14.48%;实现利润总额为亏损9.87亿元,同比减亏70.46亿元,但主营业务亏损110.53亿元,增亏34.33亿元。  德龙控股董事局主席丁立国认为,在目前钢铁盈利形势不佳的情况下,重组海鑫钢铁的意愿本来就不是很强烈,“如果再背上债务,就更没法操作”。  另一大挑战就是时间。《企业破产法》明确,债务人或者管理人应当自人民法院裁定债务人重整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人民法院和债权人会议提交重整计划草案。前款规定的期限届满,经债务人或者管理人请求,有正当理由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延期三个月。  也就是说,海鑫管理人必须在9个月内给出明确可行的重整方案。如果从去年11月12日进入重整程序算起,理论上到今年5月底就是重整计划的截止日期。若因特殊情况申请延期3个月,最晚到8月底,重整还未顺利完成的话,海鑫集团将依法进入破产清算的程序。  “如果能找到战略投资方,就还有希望盘活复产。否则只能面临被破产清算的命运。”中国联合金属网钢铁行业分析师胡艳平此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无论是哪家公司,接盘海鑫重整的前提都是一个足够吸引人的价格,“这也是一个利益博弈和平衡的过程,如果不是足够便宜,肯定没什么人愿意接盘。毕竟钢铁市场的前景还是不乐观。”

山西最大民营钢厂海鑫钢铁集团(下称“海鑫集团”)何时能恢复生产?目前还没有确切答案,但一切已在悄然进行。  4月30日,山西运城市政府公开发布《海鑫集团战略投资人招募公告》,称海鑫集团现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需要通过引入战略投资人恢复生产,筹集偿债资金,并协助管理人完成海鑫集团破产重整工作。  根据这份公告,海鑫集团重整工作完成后,战略投资人只需支付取得海鑫集团资产所需对价,海鑫集团债务将全部得到解决,战略投资人得到没有负债的海鑫集团。  “现在海鑫重整的进展是,债权申报工作到了尾声,正在核查债权。”5月3日下午,一位海鑫集团重整管理人在电话中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核查结果会在近期公布,时间大约在5月底。  本报记者曾前往海鑫集团实地调查,去年3月,因债务负担沉重、运营资金枯竭,这家顶着“山西最大民营钢厂”光环的钢企被迫停产。根据新华社援引海鑫集团董事长李兆会在债权人会议上透露的数据,海鑫集团当时的负债及对外担保数字为104.59亿元,而整个海鑫集团的账面资产仅100.68亿元,负债率超过100%。  山西省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运城中院”)已于去年11月份先后裁定受理了债权人提出的对海鑫集团5家公司的重整申请,并指定海鑫集团清算组担任重整管理人,今年4月10日,运城中院又分别裁定了这5家企业合并重整。目前,整个海鑫集团绝大部分员工已经停薪放假,仅留下技术骨干及必要的行政人员共约800人。  实际上,抛开糟糕的资金链,眼下的海鑫集团在市场上仍有吸引力。  目前海鑫集团具备560万吨铁、600万吨钢、520万吨材的综合生产能力,工信部此前公布的第二批钢铁行业准入115家钢企名单,海鑫集团就位列其中,意味着这家钢厂在规模、环保、质量、安全等相关方面已达到要求。  招募公告还显示,进入司法重整程序,是海鑫集团最大的优势所在,通过重整,将削减海鑫债务、压缩不实资产、重新进行评估,给重组方一个客观、实在的价格。“现在审计评估的最终结果还没出来,即使结果出来之后,给的也是一个清算假设下的评估值,这是底线要求,将来重组方不能低于这个值。”前述管理人如是表示。  据了解,管理人将参考战略投资人提交的重组方案,制定的重整计划草案经法院裁定通过后,重组协议正式生效,战略投资人正式成为海鑫集团重组方。  这不是海鑫集团第一次招募投资人,去年12月份,海鑫集团就曾招募重整投资人参与破产重整,在那前后,这家公司引来了包括德龙钢铁有限公司、立恒钢铁有限公司、美锦能源等有初步意向的重组方。  但在几番接洽后,双方的重组陷入僵局。  “海鑫钢铁及山西省政府都主张债务重组,而我们主张需要对海鑫钢铁进行破产清算。”在近日举行的“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会议间隙,德龙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丁立国向本报记者等媒体透露,目前海鑫钢铁重组不顺,“主要是债务问题达不到统一”。  而按照一位债权人的说法,海鑫集团的老板是不想进入清算程序的,因为“一旦进入清算程序他会背负很多责任”。而作为法律程序的一种,是在重整失败以后才进入清算程序或者债权人选择进入清算程序,如果债权人不同意,不会进入清算程序。  上述管理人也证实,这几家初步意向方不是没有可能来重组,但的确积极性不大了,“他们目前更多的是先观望,可能是等海鑫后面有什么结果他们想尽可能低的接盘”。  但对身背巨额债务的海鑫集团来说,时间拖得越久意味着越被动。  前述管理人表示:“管理人的目标是将海鑫集团通过重整得到重生,首先是要救活。”他说,此次招募主要面向钢铁相关行业的投资人,管理人将对重组方的条件初步核查,要确实有实力,另外希望能通过招募寻找尽可能多有实力的重组方来竞标海鑫。  对于此次招募是否意味着与之前的意向重组方谈崩,这位管理人明确表示,因为以前跟投资人接触都是非正式的,现在是正式开始的公开招募程序,“像之前有意向的可以作为一个竞价方,包括早期没意向现在有意向参加的,都可以参与进来”。  根据公告,重组方接盘需要支付的价格预计将大大低于复建同样规模钢厂所需成本,所需承担的实际资产折旧费用也更低;重整中通过对债务的削减,海鑫自身需承担的财务成本为0,重组方只需要承担为取得海鑫资产及复产所投入资金的成本,财务成本较低。  但新的考验已经到来。  相比于海鑫集团停产之日,眼下的钢铁行业形势变得更加恶劣,“需求下降、产量下降、价格下降、环保加压、整体亏损”这些字眼成了行业的代名词。中钢协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国内大中型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7629.18亿元,同比下降14.48%;实现利润总额为亏损9.87亿元,同比减亏70.46亿元,但主营业务亏损110.53亿元,增亏34.33亿元。  丁立国认为,在目前钢铁盈利形势不佳的情况下,重组海鑫钢铁的意愿本来就不是很强烈。“如果再背上债务,就更没法操作”。  前述管理人也说,去年底的时候钢铁形势还不错,至少生产是有利润的,但“现在如果经营不好的企业,现金流就可能是负的,很多企业对于并购、扩大产能有顾虑,包括之前有意向的企业,财务情况也不是很好,负债比较高”。

“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扶持海鑫重整,我们债权人只是垫背的。”在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等5家公司重整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上,当听到山西运城中院确认海鑫钢铁账面资产只有69亿,而负债将达234亿的时候,部分债权人放声痛哭。  5月28日,山西运城中级人民法院在海鑫集团召开了第一次全体债权人大会,多达一千来名的债权人以及海鑫集团职工、工会代表参加了此次大会,运城中院介绍了受理情况以及合并重整情况,而海鑫集团管理人做了重整阶段性工作汇报。  “亏损如此严重,我们这些债权人对海鑫如何偿债丧失了信心。”一位参会的债权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下一步不论是变卖资产还是强迫减免债务,债权人都将面临巨大损失。  负债高达234亿  海鑫钢铁到底欠了多少钱?这一直是让债权人无比揪心的疑问,而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关乎着海鑫钢铁自身以及全体债权人的命运。  2014年6月11日,海鑫正式向政府申请破产重整,12月15日,海鑫钢铁及法院指定的重整管理人首次在中钢协网站发布公告,面向全国招募重整投资人。但因为正值钢铁行业每况愈下,截至目前,海鑫钢铁重整计划仍陷在僵局中。  2014年11月,山西运城中院先后裁定受理了债权人提出的对海鑫集团5家公司的重整申请,并指定海鑫集团清算组担任重整管理人,今年4月10日,运城中院又分别裁定了这5家企业合并重整。目前,整个海鑫集团绝大部分员工已经停薪放假,仅留下技术骨干及必要的行政人员共约800人。  核实清楚海鑫钢铁的资产情况,是运城中院最重要也是最艰巨的一项工作。  “账面资产100亿,负债104亿的说法,是3月12日海鑫钢铁给我们债权人说的,当时觉得偿债还有希望,但这次会议上海鑫钢铁管理人确认的债权超过143亿,不予确认的23.9亿,待确认的有66.7个亿,其中包括税收债权、担保债权和普通债权,这意味着债权人申报的海鑫钢铁负债达234亿,据我们债权人获取的最新消息,海鑫账面只有总资产69亿,而申报的欠款达234亿,如此高的负债,海鑫钢铁将怎么偿还我们债权人?”一位来参会的债权人告诉记者,海鑫钢铁欠自己330多万,像他这样大大小小的债权人约有千名。“我们觉得很绝望。”  据了解,海鑫钢铁之所以有这么多债权人,是因其经营方式是钢材以钢贸商或用户预付款的方式销售,原材料则是以供应商付货款的方式采购。过去,供应商们一直以民间集资、高息融资、上下游赊欠等各种方式,极力给予海鑫钢铁支持。  重觅战略投资人  而欠下如此巨债的海鑫钢铁下一步的去向,也将数位债权人的命运系于一身。  5月初,据山西省运城市政府对外透露的消息,山西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管理人近日向社会发起要约邀请战略投资人公告,拟通过引入战略投资人恢复生产,筹集偿债资金,并协助管理人完成海鑫集团破产重整工作。  在海鑫钢铁自己看来,虽然资不抵债,但海鑫集团有许多优质资产,具备重整基础,管理人希望通过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实现重组,让企业涅槃重生。  据悉,海鑫钢铁本次招募对投资人的条件是“具有较高的社会责任感、良好的商业信誉和足够的资金实力,能在合理时间内支付获取海鑫资产所需对价,并具备足够资金完成海鑫集团复产”。海鑫钢铁管理人将组织以行业专家、债权人代表、管理人专家成员等组成的专家评审委员会以打分方式评审确定。  而海鑫钢铁的破产重整,是债权人一直反对的,在他们看来,这将使得自己的债权面临巨大损失。  一位债权人告诉记者,董事长李兆会此前曾对债权人表示坚决要实施重整,他说为了债权人的利益,不想走清算。  一般来说,一旦公司通过破产保护,走出了破产法庭以后,相当于把身上的债务甩掉了,它的债权人暂时就不能去追究这个企业的债权,企业就能够有个喘息的时间,可以轻松上阵。  重整还是清算?也是海鑫钢铁一直未能觅得战略投资者的矛盾所在。  今年4月20日“2015中国绿公司年会”期间,德龙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丁立国曾向媒体透露,目前海鑫钢铁重组不顺,主要是债务问题达不到统一。“海鑫钢铁以及山西政府都主张债务重组,而我们主张需要对海鑫钢铁进行破产清算。”丁立国表示。  而相比于海鑫集团停产之日,眼下的钢铁行业形势变得更加恶劣,“需求下降、产量下降、价格下降、环保加压、整体亏损”这些字眼成了行业的代名词。  这也是海鑫钢铁重发重整公告的原因,与上次重整公告不同的是,此次公告表明重整工作完成后,战略投资人只需支付取得海鑫集团资产所需的对价,而海鑫集团的债务将全部得到解决,战略投资人将得到没有负债的海鑫。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看海鑫钢铁目前的情况越来越糟,而这次可能是彻底破产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