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发展计委两月批复逾2800亿元档案的次序,人民政坛监督检查组赴18省份专门项目督查

来源:未知作者:五金工具 日期:2020/02/11 00:19 浏览:

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发出通知,要求对促进民间投资政策落实情况开展专项督查。在各省区、市、各有关部门开展自查的基础上,国务院将派出9个督查组赴18个省区、市开展实地督查,组织开展第三方评估和专题调研。业内人士表示,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PPP模式加速趋势下,PPP有望成为提高民间投资积极性的重要抓手。目前地方政府推动PPP项目的积极性普遍较高,中央层面推进PPP项目的步伐也在加快,预计第三批PPP示范项目将于近期公布,项目总投资额有望达6000亿元。  民间投资增速下降  权威人士日前表示,“稳”的基础仍然主要依靠“老办法”,即投资拉动。部分地区财政收支平衡压力较大,经济风险发生概率上升。特别是民营企业投资大幅下降。  据统计数据,2005年以来,我国民间投资增速均高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且大部分年份远高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但2013年以来,民间投资高增长的优势有所削弱,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差距在不断拉近,今年一季度进一步走低。  对于民间投资下滑,发改委投资所体制政策研究室主任吴亚平认为,民间投资主要集中在制造业,也分布在物流、电子商务、信息技术等服务业。近年来,由于产能过剩、经济下行,制造业投资机会不多,同时基建投资发力,民间投资机会有所减少。  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表示,民间投资主要集中在制造业,但近年来制造业产能普遍过剩,投资回报率下降,压制了民间投资的积极性。稳增长的担子更多落在基建投资上,导致民间投资占比下降。  申万宏源宏观经济分析师李慧勇认为,民间投资比例下降是政府投资的原因,而非结果。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时期,民间资本投资意愿不足是正常的,但经济需要稳定的增长,政府在这时挺身而出,做了该做的事情,绝不是政府投资挤出了民间投资。  政策暖风频吹  国务院办公厅9日发出通知,要求对促进民间投资政策落实情况开展专项督查。国务院将派出9个督查组赴18个省区、市开展实地督查,组织开展第三方评估和专题调研,将对七个方面进行重点督查,包括政策落实到位、出台配套措施及时与否;是否存在民间资本准入门槛高、困难多、阻力大;金融机构是否对民营企业贷款动力不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期限短;PPP模式中的政策不完善、机制不科学、承诺不兑现等问题。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9日在全国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电视电话会议上强调,要抓紧建立行业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破除民间投资进入电力、电信、交通、油气、市政公用、养老、教育等领域不合理限制和隐性壁垒,坚决取消对民间资本单独设置的附加条件和歧视性条款,做到同股同权,保障民营资本合法权益。  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一些民营企业人士表示,目前经济尚未完全企稳回升,企业经营不景气。与国企相比,民企贷款利息高、经营成本高,如果依靠自有资金投入,很难保证收益率。同时,很多投资项目周期长、收益慢。这些都是民营资本在投资时需要考虑的问题。  PPP成重要抓手  业内人士认为,加快推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PPP模式有望成为稳增长、促投资的重要抓手。  截至3月末,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入库项目7721个,总投资87802.47亿元,落地率为21.7%,分别比1月末增加6645亿、提高2个百分点。分析人士表示,经过一年多的试水,PPP行业在政策理顺、产业基金支持等利好因素下,落地率明显提升,正步入正轨,下一步有加速趋势。  近日多地密集发布PPP项目,表明PPP模式推广正在加速。江西省政府10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向社会推介52个投资规模亿元以上的PPP项目,涵盖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和生态环保等领域,总投资881.3亿元。陕西省9日公布纳入全省PPP项目库的576个项目,总投资5837亿元。湖南省政府6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第三批共117个PPP省级示范项目,总投资达1713亿元。  业内人士表示,中央层面推进PPP项目步伐也在加快,预计第三批PPP示范项目将于下月公布,总投资额至少达6000亿元。  中金公司研究员边泉水表示,社会资本对PPP项目的积极性在提高。地方政府通过基建投资稳增长的愿望上升,地方政府契约精神提升,有利于保证社会资本的权利。PPP项目融资成本下降,提高了社会资本参与的积极性。在经过几轮降息后,融资成本下降,且通过财政贴息的方式,国开行注入基建项目资金的利率只有1.2%。在国开行和地方政府加大参与PPP项目的力度后,私人资本的积极性有所提升。  徐高认为,PPP项目大多是公益性项目,这与民间资本高回报的要求存在一定冲突。此外,在PPP项目中,财政补贴是否能持续稳定支付即政策是否具有连续性,是影响民间资本投入的重要因素。促进民间投资关键是要给投资者信心,稳定预期。政府基建投入还要加大力度,政府简政放权也要推进,同时继续改善制度环境。

摘要:编者按 5月9日,人民日报刊登权威人士专访,针对经济形势、宏观调控、供给侧改革和预期管理等问题深入解读。 本专题今天继续试图从多个方面,结合权威人士的讲话进行解读。如,对于的问题,目前已经引起了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如对于一些地区的财政收支矛盾加...

民间投资的下滑引起高层重视。国务院将派出9个督查组赴18个省开展实地督查,组织开展第三方评估和专题调研。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立群告诉记者,督查组将重点督查有关鼓励民间投资政策的贯彻落实。此外,督查组还将重点围绕放宽民间投资市场准入、营造公平竞争的投资环境、大力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等方面展开工作

【机械网】讯  经济步入下半场,基建投资开始“加速度”。  上证报记者梳理发现,最近两个月,国家发改委密集批复了12个基建项目,总投资规模达2849亿元。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房地产投资不出现大幅下滑的情况,估计下半年基建累计同比增速或将反弹至25%左右,从而带动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在年底回到10%左右,大致和去年持平。  发改委密集批复大量基建项目  最近两个月,国家发改委重新按下了密集批复基建项目的“按钮”。据上证报记者粗略统计,7月和8月两个月内,发改委共集中批复了12个基建项目,涉及资金284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项目基本都是交通基建项目,其中包括6个公路项目、2个高铁项目,以及洛阳、贵阳和成都等3个城市轨道交通项目。  不过,这仅是交通基建投资的一部分。来自交通部的数据显示,下半年交通基建投资有多达上万亿元的投资空间待释放。  据交通部披露的最新数据,1-7月,全国公路水路交通共完成固定资产投资9628亿元,但按照交通部计划,今年全年公路水路交通建设投资目标是1.8万亿元,这也就意味着仍有8000多亿元的投资将在未来几个月释放。  此外,今年铁路计划投资规模为8000亿元,但据交通部数据,1-7月,铁路完成固定资产投资3697亿元,目前完成规模尚不及目标额度的一半。  “下半年民间投资、制造业投资和房地产增速可能继续下滑,基建投资必须加大力度才能稳增长。”浙商证券宏观分析师说。  今年以来,房地产投资和制造业投资低迷。1-7月,房地产投资增速下滑至5.3%,制造业投资增速仅有3%,而同期基建投资则保持19.6%的较高增速,基建投资成为稳投资的关键。  “从趋势上来看,下半年基建投资会继续保持较快的增长速度。”国家统计局信息景气中心副主任潘建成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发改委基建项目审批力度加大外,京津冀一体化、长江经济带等相关项目下半年也会加快落地,因此,下半年基建投资对整体投资的贡献将会保持强势地位。  PPP或成为基建投资主要抓手  不过,基建投资要保持较高增速也面临不少问题。  章俊对上证报记者说,“基建投资是否能起来,除了发改委批项目之外,最主要的还是要看资金到位率。前两年也有出现发改委批了大量项目但因为缺乏资金而搁浅的情况。”  从国家统计局数据来看,目前资金到位速度是放缓的。数据显示,1-7月,固定资产投资到位资金同比增长7.5%,增速比1-6月份回落0.5个百分点。  章俊认为,关键还是看货币和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现在的问题是除了房地产相关的开发贷和按揭贷之外缺乏有效贷款需求,央行头痛的是如何把流动性引入实体经济的问题。“我觉得还是要通过加大财政支出的力度来启动批复的基建项目,一旦项目开工上马,后续资金需求就可以从银行配套项目贷款方式解决,这也就会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信贷空转的问题。”  其实,为解决融资问题,政府已经将焦点转向PPP,以借此吸引民间投资。因此,PPP有望成为下半年基建投资的主要抓手。  7月13日,发改委、交通部、中国铁路总公司联合印发《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其中提到,放宽市场准入,鼓励支持地方政府和广泛吸引包括民间投资、外资等在内的社会资本参与铁路投资建设;8月10日,发改委发布《关于国家高速公路网新建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批复方式的通知》,积极推进公路交通领域采用 PPP模式。  “在减税、经济下行等情况下,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减少,因此单靠政府资金的推动力量很有限,必须要靠PPP模式引入民间资本。”潘建成对上证报记者说。  不过,他认为,在推行PPP模式的过程中,政府资金必须发挥“四两拨千斤”的作用,采取适当方式保障民资的利益,比如贴息、发债券等,否则无法调动民资积极性.【打印】 【关闭】

  编者按

国务院派往18省份的督查组本周就要出发了,这次是针对促进民间投资政策落实情况开展专项督查。这样的行动并不常见。

  5月9日,人民日报刊登权威人士专访,针对经济形势、宏观调控、供给侧改革和预期管理等问题深入解读。

国务院缘何专门针对民间投资派出督查组?从最新出炉的民间投资数据中或可窥一二。今年以来,民间投资增速一路下滑,到4月份已经跌至5.2%,与去年同期的12.7%相比,增速呈现大幅回落。与此同时,民间投资占全社会投资的比重也出现下降。

  本专题今天继续试图从多个方面,结合权威人士的讲话进行解读。如,对于的问题,目前已经引起了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如对于一些地区的财政收支矛盾加剧问题,可能引发一些债务率的上升,经济风险发生概率加大。比如中国的总杠杆率过高的问题,其中国企的杠杆率飙升尤其突出。等等。

国家统计局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1-4月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2%,增速比1-3月份回落0.5个百分点。这是民间投资增速连续第四个月下滑,且与去年同期的12.7%相比,增速呈现大幅回落。

  本报记者 周潇枭 北京报道

自2012年有民间投资统计数据以来,民间投资增速一般都是会略高于全社会投资增速,占比也是逐年提升,最高已经到了64%左右。

  导读

但步入2016年,两者走势开始分道扬镳,全社会投资增速逐步企稳回升,而民间投资增速则是一路下滑,从去年底的10.1%的增速一路下滑至4月份的5.2%。与此同时,民间投资占全社会投资的比重也出现下滑,1-4月份为62.1%,比去年同期降低3.2个百分点。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苏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民间投资主要在二产,尤其在制造业,因为产品有客观标准,风险可控。第三产业有很大投资空间,越往高端服务业发展,越需要有更完善的体制机制加以保障,这样民间资本才能放心大胆进入。

对于这种变化,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民间投资多集中在制造业领域,其投资速度放缓可能和制造业的低迷有关。”

  近年来,民间投资增速在加速下行。曾经引领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的民间投资,其增速不断逼近固定资产投资增速。

从统计局数据来看,目前制造业投资占民间投资的比重超过45%,1-4月份投资规模达到3.74万亿元,但增速回落0.9个百分点至5.4%。

  今年一季度,这个趋势更加明显——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略有回升,而民间投资增速相较去年几近腰斩。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官方解读中则提到三个影响因素:市场需求疲弱、企业投资愿意不足、市场准入限制依然存在。解读并称,“由于民间投资总量较大,增速持续回落将会制约投资平稳增长,对此要高度重视。”

  多位分析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年来经济增速下行,产能过剩严重,好的投资机会不多,民企对后续投资多持观望态度,“现金为王”。另一方面,为稳增长,基建投资发力明显,虽引入PPP机制,但民企参与度不高、投资机会仍不多。

在民间投资一路下滑的同时,国有及国有控股性质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却从去年底的10.9%飙升至23.7%。

  中央高层也注意到这一现象。5月10日晚间,新华社发布了国务院办公厅要求对促进民间投资政策落实情况开展专项督查的消息。5月9日,《人民日报》刊发的权威人士谈当前经济形势中,民营企业投资大幅下降为当前经济暴露出的新问题之一。

连平分析称,基建投资基本是国企主导,今年基建投资力度加大,国企投资增速加快是必然。目前基建投资增速为19%,远高于全社会投资增速和制造业投资增速。

  分析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由于投资机会的缺乏,民间资本在PPP项目中优势不明显等,要加大民间资本投资力度短期内仍比较困难。要改善局面,宏观政策和政策环境需要更稳定的预期,如知识产权保护、法制健全、简政放权等软性制度环境改善上还需进一步发力。

“民间投资对经济冷暖的敏感性更高,此轮经济复苏小周期更多的是政策性因素推动,因此我们看到的是国有企业投资大幅反弹,而实体经济内生性增长动力依然不足,很难激发民营企业的投资热情。”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对上证报记者说。

  制造业投资机会减少影响民间投资增速

章俊认为,本轮经济复苏小周期背后相关的流动性和政策支持是普通民营企业所难以企及的,民营企业依然需要面对融资难融资贵以及部分行业准入门槛过高等一系列困难,所以这些都造成民间投资下滑比较严重。

  民间投资增速加速下滑的趋势愈发明显。

第三产业民间投资占比下滑较快

  一季度,全国固定资产投资8.58万亿元,同比名义增长10.7%,增速相比去年年底加快0.7个百分点。民间固定资产投资5.32万亿元,同比名义增长5.7%,相较去年年底增速回落4.3个百分点,接近“腰斩”。

分行业来看,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行业投资下降较快,1-4月份累计投资增速下降幅度都超过20%。相反,汽车制造业、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等行业投资增速较快,增幅则超过20%。

  5月9日,《人民日报》刊发的权威人士谈当前经济形势一文中提到,一季度经济形势稳住了,GDP增长6.7%,就业形势总体稳定。部分工业品价格有所回升,工业企业效益由降转升;固定资产投资加快,新开工项目大幅增长。经济中面临的固有矛盾还没根本解决,一些新的问题也有所暴露,其中就包括民营企业投资大幅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下降较快的行业中,民间投资与非民间投资同时快速下降,民间投资占比反而上升,国有投资并未涌向这些过剩行业。

  据wind数据统计,2005年以来,我国民间投资增速均高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且大部分年份远高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但2013年以来,民间投资高增长的“优势”在不断削弱,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差距在不断拉近;今年一季度则进一步走低,只有固定资产投资约一半的增速。

不过,在第三产业上,民间与非民间投资分化非常严重。兴业证券宏观研究团队指出,在第三产业中,民间投资占比下降最快的是一些具有公共属性的行业,比如水电供应、公共管理、水利建设等。

  一季度数据显示,民间投资与全国投资结构存在明显差异。全国投资的重点则放在第三产业,三产投资规模较大且增速高,基建投资增速尤其抢眼;而民间投资的重点仍在制造业。

该研究团队认为,一个可能的解释是,近期民间投资占比的下降,反映出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下回报较高能吸引民间资本的项目日益减少,随着此前BT、BOT模式下民企投资的基建项目的逐渐完成,基建资金来源的重心不断往政府倾斜。

  具体而言,一季度全国第三产业投资规模为5.02万亿元,占比达58.5%,增长12.6%;而二产投资规模为3.37万亿元,占比39.2%,增长7.3%。第三产业无论从投资规模,还是增长速度上,均处于引领地位;其中,基建设施投资(不含电力)就达到1.54万亿元规模,同比增长19.6%。

这一说法在PPP业内人士处得到印证。该业内人士表示,作为拉动民间投资的重要方式,PPP在实际中落地率并不是很高,“很多PPP项目周期长,动辄十年甚至几十年,在漫长的过程中可能存在一些无法预知的变故,地方政府政策变动、项目收益率远低于预期等原因都有可能导致项目半途而废,为此许多社会资本对PPP项目敬而远之。”

  民间投资布局上仍然比较“传统”。民间投资中,二产投资一季度达到2.61万亿元,占比为49.7%,增速为6.2%;三产投资2.54万亿元,占比47.8%,增长3.9%。二产投资规模略高于三产,增速比三产高;其中,制造业投资2.38万亿元,占民间投资比重达44.7%,增长6.3%。

记者在梳理公开资料时也发现,与前两年各地频繁推出PPP示范项目相比,今年地方推出项目的密集度远不及以往,今年迄今仅有浙江、河北、江西、湖南等4地进行PPP项目推介。

  发改委投资所体制政策研究室主任吴亚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民间投资主要集中在制造业,还有诸如物流、电子商务、信息技术等少量服务业。近年来,由于产能过剩、经济下行,制造业投资机会不多;基建投资开始发力,包括推出大量公共投资PPP项目、出台专项建设资金等,民间投资的机会不多。

民间投资下滑的现象已经引起高层重视。

  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三产是轻资产行业,对投资需求不大。民间投资主要集中在制造业,产能普遍过剩,投资回报率下降,压制了民间投资的积极性。“稳增长”的担子就更多落在基建投资上,所以才有民间投资占比下降的局面。

5月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促进民间投资政策落实情况开展专项督查,着力扩大民间投资。5天后,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发出通知,国务院将派出9个督查组赴18个省开展实地督查,组织开展第三方评估和专题调研。

  纵观近十年来的数据,2008、2009年也曾出现民间投资增速与全国投资增速逼近的趋势。吴亚平表示,这是常态,经济形势看好,民间投资增长往往要高于全国投资;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民间投资增速往往回落得也明显。

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许昆林日前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透露,“督查组20日左右就会出发”。

  国务院展开专项督查

其实,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鼓励民间投资的政策,2010年出台了“民间投资36条”,2014年又出台了鼓励社会投资的39条。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立群对上证报记者说:“关键是这些政策没有完全落到实处,因此国务院派出督查组重点督查有关政策的贯彻落实。”

  民间投资增速下行的现状,已经引起高层注意。

据了解,除了抓落实外,国务院督查组还将重点围绕放宽民间投资市场准入、加强和改善政府管理服务、营造公平竞争的投资环境、大力促进创业创新中民间投资发展、加大对民间投资的金融支持、大力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等方面展开工作。

  5月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促进民间投资政策落实情况开展专项督查,着力扩大民间投资。

国信招标集团PPP研究中心副主任童再军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务院展开专项督查实际上是给企业吃了‘定心丸’,民间资本的积极性还是比较高,最关键是在融资渠道方面有所突破。同时,地方政府应提供一些好的项目,让民资在公平的市场环境中参与竞争,毕竟社会资本方是逐利而来。”

  5月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出通知,对专项督查进行部署,国务院将派出9个督查组赴18个省(区、市)开展实地督查,组织开展第三方评估和专题调研,将对七个方面进行重点督查,包括政策落实到位、出台配套措施及时与否;是否存在民间资本准入门槛高、困难多、阻力大;是否存在政策多变、难以预期,“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金融机构是否对民营企业贷款动力不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期限短;PPP模式中的政策不完善、机制不科学、承诺不兑现等问题。

事实上,相关部委已经有计划要采取一些针对性举措。许昆林指出,“专项建设基金正在开展试点,比如给政策性担保公司注入一定资本,让它为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提供担保、增信,这样企业就能够得到商业银行的贷款,才能具有投资的能力。”

  5月9日,李克强在“放管服”会议上说,要抓紧建立行业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破除民间投资进入电力、电信、交通、油气、市政公用、养老、教育等领域不合理限制和隐性壁垒,坚决取消对民间资本单独设置的附加条件和歧视性条款,做到同股同权,保障民营资本合法权益。

  不过,分析人士指出,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使得优良投资机会不多,是造成民间投资增速下滑的主要原因,这种局面短期内难以改变。

  吴亚平表示,PPP模式推出的初衷,就是希望引入民间资本优良的管理能力,实现多方共赢,但实际运作中,民间资本PPP参与度不高。因为民间资本在这块的优势不明显,民间资本融资成本相对较高,投资回报率要求较高,在基建领域专业积累也未必比央企国企更好。

  徐高也指出,PPP项目多是一些公益性项目,这跟民间资本高回报的要求存在一定冲突。另外,PPP项目中,政府财政补贴是否能持续稳定支付,即政策是否具有连续性,也是影响民间资本投入的一大障碍。

  徐高进一步指出,对未来进行投资,预期管理很重要。要促进民间投资,关键要给予投资者以信心,让投资者相信经济是能持续增长,投资是有回报的。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当下,宏观经济增长要稳,要给予稳定预期,比如政府基建投入还要加大力度,政府简政放权也要适当推进。要促进投资,还有一些长期、软性制度环境有待改善。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苏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民间投资主要在二产,尤其在制造业,因为产品有客观标准,风险可控。第三产业有很大投资空间,越往高端服务业发展,越需要有更完善的体制机制加以保障,这样民间资本才能放心大胆进入。比如,国内知识产权保护不够,研发、电影等领域发展不足。再如,高端服务业如医疗、教育等,没有客观判断标准,生产和消费之间容易产生纠纷,这需要完善的司法制度加以保障。

  苏剑表示,民间投资集中的二产仍有不少投资亮点,比如高端制造业、战略新兴产业,这块也有功课可做。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