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望经济增速重回8,农村改革是当前中国最重要的问题

来源:未知作者:五金工具 日期:2020/02/12 20:45 浏览: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教授日前在参加“2015第四届金融街论坛”时就“十三五”时期新常态下的经济发展趋势,及金融如何适应新常态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在中国经济正迈向后工业化的阶段,第三产业将在国民经济中占据主要地位,指望经济增速重回8%以上是不可能的,而金融适应新常态需要在五方面发挥作用。    第三产业占主导是新常态下经济主要特征    厉以宁表示,新常态大家都要适应。适应新常态,首先要求企业必须适应市场化,自己找销路筹资金。“我们过去长期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在计划经济和市场调节并存的情况下生活、工作。我们要适应当前的新常态,必须适应市场化,对企业来说就是要自己找销路,自己筹资金,这都是新常态中所必需的。”    厉以宁认为,适应新常态就应该适应第三产业占主要地位的国内经济。“应该看到,最大的适应新常态是什么?是适应第三产业占主要地位,这是很重要的一条。”他说。    厉以宁指出,人类的发展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三个时期。    第一阶段是农业社会。在农业社会中,第一产业长期占据主导地位,农业在GDP中占的比重是最大的,就业人数也是最多的;第二阶段是工业化社会阶段。第二产业占了主要地位,而且占的GDP比重最大。第三阶段是后工业化社会。这一阶段的主要特点是第三产业占重要位置,今天在西方发达国家,第三产业产值的比重占到GDP的60%—70%。中国呢?根据国家统计局第三季度的公报,中国第三产业的产值首次超过了51%。就是说,一半以上已经是第三产业了,第一产业加第二产业占40%多。这个情况还要变化,第三产业将继续发展。    厉以宁说,以第三产业为主的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率一般维持在3%左右,顶多是4%,能达到3%就很不错了。因为第三产业占主要比重,中国今后可能要将面临相似的情况。“中国经济过去增长之所以高,是因为我们处在第二阶段,工业化阶段。现在是工业化阶段向后工业化过渡阶段,过渡的时候能保持这么高的经济增长率吗?不可能的。”    厉以宁进一步指出,如果中国经济增长速度还跟过去一样保持8%或者8%以上,只会产生更多的产能过剩。“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下来,能够下到7%,下一步到6.5%,再到6%,这已经是从第二阶段向第三阶段过渡的过程中算高的了。如果在后工业化时期中国经济能长期保持有质量的、有效率的5%、6%左右的中高速增长,那也是不错的,也是要经过努力,需要想尽各方面办法。而且与世界重要发达国家水平相比,仍然属于比较快的。”    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经济增速应该可以保持在8%以上,而且还可以在这个水平上延长很多年。厉以宁认为,这种观点是不对的,“中国经济过去之所以有这么高的速度是因为以第二产业为主,第二产业为主可以增长这么高,第三产业为主能增长这么高吗?”    金融适应新常态要在五方面发挥作用    厉以宁认为,经济领域除了要适应以第三产业为主的新常态,金融也有自己的任务,他将金融在新常态中需要发挥的作用总结为五方面:    金融的第一种作用是参与解决农村的改革问题。当前中国最重要的问题是农村改革问题。农村改革主要是农村土地确权,土地确权以后才有农村的各种新迹象。过去很多年很多人提出农业要再合作化,但是在土地确权没有完成的情况下,这种合作化是假的,不是真的。农民不安心,一旦土地确权完成后情况就不一样了。    “我带领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调研组,在浙江的杭嘉湖三个市对土地确权后的农村进行了调查。在嘉兴下属的平湖市的几个村庄、小镇,我们刚进村就发现地下全是红的,放炮仗。村里人说,是为了庆祝土地确权验收,农民情绪之高远远超过想象。确权以后农民为什么高兴?因为他安心了。他安心以后或者从事农业,或者不从事农业,流动去从事其他商业、工业方面的活动。”厉以宁以亲身经历说明农村土地确权产生的明显效果。    厉以宁说,土地确权后,这些地区的人均收入城乡之比也发生了显著变化。在嘉兴市的汇报中看的很清楚。在土地确权以前,城市人均收入和农村人均收入之比是3.1:1,土地确权以后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变成1.9:1了,主要是农民的收入大幅度增加。    农民收入为什么会增加?因为土地确权后,原来的农民可以安心地到外面去开作坊,做生意,土地可以放心流转出去。种田还有人种,种田的是哪里人?主要是从安徽过去的。安徽因为土地确权比浙江要慢,但是随着安徽的土地确权,农村的人口可能还要往西走。而且大量的农民务农的开始搞家庭农场,搞家庭农场也搞合作社经营,这次的合作社是入股的,农民是心甘情愿入股,当他们不到外面打工,或者家里劳动力不足的时候,还可以按股分红。     “在嘉兴看到的情况是许多农民出租房子。我们到了几个乡看,房子都是四层楼的住宅,我们就问了,你家里有这么多人吗?他说家里住两层就够了,自己一层,老人跟孩子一层,另外两层,第一层出租,开商店的开商店,开作坊的开作坊,他们再住第二层不就行了吗?收入增多了。”    “土地确权之后还有一个变化,中国的耕地面积在杭嘉湖多了20%。怎么会多20%呢?我们在那里考察的时候,当地人对我们说,当初土改的时候土地就定了,后来就进行了承包,承包初期的时候要分地经营,但是土地情况不一样,有好有坏。好土地一亩算一亩,坏土地两亩折算一亩,经过了30年的承包,精耕细作以后土地质量都差不多了,一亩顶一亩,所以现在土地要确权了,土地就多了,这是第一个原因。”    土地增多的第二个原因是什么?就是过去农民基本上用牛耕地,土地中有田埂,现在改用拖拉机耕地就不一样了。因为田埂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就被并到土地中了。过去量土地的时候田埂是刨掉,现在田埂算地了,土地也就增多了。    第三个原因是,当初因为要缴纳农业税,所以家家都隐瞒土地实际数量,一亩三分地的报一亩,也没有重量的必要。这次不一样了,土地确权是航空测量土地,所以都公布了。要想多报、少报都不可能,而且没有人愿意少报,农民自己说,都已经不交农业税了,少报有什么好处?而且少报土地数量,就意味着入股股本就少,所以这样土地增了20%。    厉以宁指出,从这个情况给,金融的压力会增加很多,因为农民现在确权以后要抵押贷款,他们的房子权证可以抵押,承包地可以抵押,宅基地可以抵押,房子也可以抵押,有了钱以后干吗呢?有钱了以后他就变成了拖拉机户、播种机户,他们专门从事这些职业。这个对当前中国农村的变化,对金融的压力来说是大的。金融一定要适应新常态,在这种情况下一定要有新的思路。    金融的第二种作用是大力建设公共投资基金。公共投资基金的属性是混合所有制的,是城市的建设用公共投资基金的方式来解决。金融在这里可以起到作用吗?我们考察了澳大利亚、新西兰都是这样的。他们的城市是靠公共投资基金筹集的资金,项目公布、账目公开,供大家投资审查,这样越滚越大,这对于我们来说不但可以解决城镇化的质量问题,而且对城镇化的速度很有用。    金融的第三种作用是鼓励创新创业。中国经济尽管已经进到第三产业为主的阶段,但工业仍然需要发展,这种发展不是低水平重复建设,而是走创新之路,创业之路。新产品不一定真是全新的,只要功能改变了就是新的。人们现在都用手机,现在用的手机跟15年前的手机一样吗?不一样。15年前的手机只有通话功能,现在有多少个功能啊,手机的功能在不断发展,不断增加,这就是新产品。所以说在这方面金融可以帮助创新方面起作用。    此外,金融还可以把广大民营企业、小微企业送到资本市场去。因为资本市场是各种各样的,应该有适合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市场。    金融的第四种作用是鼓励国有大企业改革。国有大企业改革之路就是混合所有制之路,走混合所有制道路就一定要有银行的参加,也有民营企业的参加,它才是混合所有制企业。金融最后走到混业经营是必然的。当初讨论《商业银行法》的时候,为什么不写上可以混业经营而非要分业经营呢?主要是因为刚开始,怕乱。如果没有一个“防火墙”的话,这个金融危机就会到那个领域去。但是现在过了这么多年,将近20年了,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在过了20年后的今天,在帮助国有企业走混合所有制道路上,银行应该出力,而且商业银行也是走混业经营的道路。    厉以宁认为,现在一个大问题是民营企业家有顾虑,不愿意参加混合所有制改革,“我在政协组里面讨论时,几个民营企业家的发言,还是很有代表性的。他们害怕万一将来出了什么问题会被没完没了的调查,比如,国有资产到底流失了多少,这个问题说不清楚。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为了加快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的改革,一定要先试点,有样板,有条例,这样大家就安心了。而且在混合所有制的发展上面,金融将发挥重要作用。”厉以宁说。    应尽早让地下金融走向地上阳光化    厉以宁认为,为了适应新常态,应该尽早让地下金融走到地面上来,变成阳光下的金融。“地下金融的钱很多,我们在广东调查,请民营企业家开座谈会,他们都表示,现在企业经营困难,在银行贷不到款,没有办法,只有向高利贷求助。因为银行嫌我们规模小,没有信用记录等等。高利贷利息太高,即使去公安局举报他们,民警会说你们签订过合同,他们是按合同办事。所以,一定要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规定,对高利贷行为有所动作,另外鼓励阳光金融的出现。”    厉以宁表示,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政策,在今后适应新常态的过程中一定要走这条路,逐步地把地下金融变为公开金融,地上金融。我们应该认识到,金融不是被动的,金融深化理论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把金融的主动性、积极性发挥出来,为金融进一步发挥作用,应该做到金融的优化管理。

中国经济过去增长之所以高,是因为我们处在第二阶段,工业化阶段。现在是工业化阶段向后工业化过渡阶段,过渡的时候能保持这么高的经济增长率吗?不可能的。... 中国经济过去增长之所以高,是因为我们处在第二阶段,工业化阶段。现在是工业化阶段向后工业化过渡阶段,过渡的时候能保持这么高的经济增长率吗?不可能的。 ●如果在后工业化时期中国经济能长期保持有质量的、有效率的5%、6%左右的中高速增长,那也是不错的,也是要经过努力,需要想尽各方面办法。 ●金融最后走到混业经营是必然的。当初讨论《商业银行法》的时候,为什么不写上可以混业经营而非要分业经营呢?主要是因为刚开始,怕乱。如果没有一个“防火墙”的话,这个金融危机就会到那个领域去。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着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教授日前在参加“2015第四届金融街论坛”时就“十三五”时期新常态下的经济发展趋势,及金融如何适应新常态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在中国经济正迈向后工业化的阶段,第三产业将在国民经济中占据主要地位,指望经济增速重回8%以上是不可能的,而金融适应新常态需要在五方面发挥作用。 第三产业占主导是新常态下经济主要特征 厉以宁表示,新常态大家都要适应。适应新常态,首先要求企业必须适应市场化,自己找销路筹资金。“我们过去长期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在计划经济和市场调节并存的情况下生活、工作。我们要适应当前的新常态,必须适应市场化,对企业来说就是要自己找销路,自己筹资金,这都是新常态中所必需的。” 厉以宁认为,适应新常态就应该适应第三产业占主要地位的国内经济。“应该看到,最大的适应新常态是什么?是适应第三产业占主要地位,这是很重要的一条。”他说。 厉以宁指出,人类的发展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三个时期。 第一阶段是农业社会。在农业社会中,第一产业长期占据主导地位,农业在GDP中占的比重是最大的,就业人数也是最多的;第二阶段是工业化社会阶段。第二产业占了主要地位,而且占的GDP比重最大。第三阶段是后工业化社会。这一阶段的主要特点是第三产业占重要位置,今天在西方发达国家,第三产业产值的比重占到GDP的60%—70%。中国呢?根据国家统计局第三季度的公报,中国第三产业的产值首次超过了51%。就是说,一半以上已经是第三产业了,第一产业加第二产业占40%多。这个情况还要变化,第三产业将继续发展。 厉以宁说,以第三产业为主的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率一般维持在3%左右,顶多是4%,能达到3%就很不错了。因为第三产业占主要比重,中国今后可能要将面临相似的情况。“中国经济过去增长之所以高,是因为我们处在第二阶段,工业化阶段。现在是工业化阶段向后工业化过渡阶段,过渡的时候能保持这么高的经济增长率吗?不可能的。” 厉以宁进一步指出,如果中国经济增长速度还跟过去一样保持8%或者8%以上,只会产生更多的产能过剩。“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下来,能够下到7%,下一步到6.5%,再到6%,这已经是从第二阶段向第三阶段过渡的过程中算高的了。如果在后工业化时期中国经济能长期保持有质量的、有效率的5%、6%左右的中高速增长,那也是不错的,也是要经过努力,需要想尽各方面办法。而且与世界重要发达国家水平相比,仍然属于比较快的。” 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经济增速应该可以保持在8%以上,而且还可以在这个水平上延长很多年。厉以宁认为,这种观点是不对的,“中国经济过去之所以有这么高的速度是因为以第二产业为主,第二产业为主可以增长这么高,第三产业为主能增长这么高吗?” 金融适应新常态要在五方面发挥作用 厉以宁认为,经济领域除了要适应以第三产业为主的新常态,金融也有自己的任务,他将金融在新常态中需要发挥的作用总结为五方面: 金融的第一种作用是参与解决农村的改革问题。当前中国最重要的问题是农村改革问题。农村改革主要是农村土地确权,土地确权以后才有农村的各种新迹象。过去很多年很多人提出农业要再合作化,但是在土地确权没有完成的情况下,这种合作化是假的,不是真的。农民不安心,一旦土地确权完成后情况就不一样了。 “我带领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调研组,在浙江的杭嘉湖三个市对土地确权后的农村进行了调查。在嘉兴下属的平湖市的几个村庄、小镇,我们刚进村就发现地下全是红的,放炮仗。村里人说,是为了庆祝土地确权验收,农民情绪之高远远超过想象。确权以后农民为什么高兴?因为他安心了。他安心以后或者从事农业,或者不从事农业,流动去从事其他商业、工业方面的活动。”厉以宁以亲身经历说明农村土地确权产生的明显效果。 厉以宁说,土地确权后,这些地区的人均收入城乡之比也发生了显着变化。在嘉兴市的汇报中看的很清楚。在土地确权以前,城市人均收入和农村人均收入之比是3.1:1,土地确权以后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变成1.9:1了,主要是农民的收入大幅度增加。 农民收入为什么会增加?因为土地确权后,原来的农民可以安心地到外面去开作坊,做生意,土地可以放心流转出去。种田还有人种,种田的是哪里人?主要是从安徽过去的。安徽因为土地确权比浙江要慢,但是随着安徽的土地确权,农村的人口可能还要往西走。而且大量的农民务农的开始搞家庭农场,搞家庭农场也搞合作社经营,这次的合作社是入股的,农民是心甘情愿入股,当他们不到外面打工,或者家里劳动力不足的时候,还可以按股分红。 “在嘉兴看到的情况是许多农民出租房子。我们到了几个乡看,房子都是四层楼的住宅,我们就问了,你家里有这么多人吗?他说家里住两层就够了,自己一层,老人跟孩子一层,另外两层,第一层出租,开商店的开商店,开作坊的开作坊,他们再住第二层不就行了吗?收入增多了。” “土地确权之后还有一个变化,中国的耕地面积在杭嘉湖多了20%。怎么会多20%呢?我们在那里考察的时候,当地人对我们说,当初土改的时候土地就定了,后来就进行了承包,承包初期的时候要分地经营,但是土地情况不一样,有好有坏。好土地一亩算一亩,坏土地两亩折算一亩,经过了30年的承包,精耕细作以后土地质量都差不多了,一亩顶一亩,所以现在土地要确权了,土地就多了,这是第一个原因。” 土地增多的第二个原因是什么?就是过去农民基本上用牛耕地,土地中有田埂,现在改用拖拉机耕地就不一样了。因为田埂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就被并到土地中了。过去量土地的时候田埂是刨掉,现在田埂算地了,土地也就增多了。 第三个原因是,当初因为要缴纳农业税,所以家家都隐瞒土地实际数量,一亩三分地的报一亩,也没有重量的必要。这次不一样了,土地确权是航空测量土地,所以都公布了。要想多报、少报都不可能,而且没有人愿意少报,农民自己说,都已经不交农业税了,少报有什么好处?而且少报土地数量,就意味着入股股本就少,所以这样土地增了20%。 厉以宁指出,从这个情况给,金融的压力会增加很多,因为农民现在确权以后要抵押贷款,他们的房子权证可以抵押,承包地可以抵押,宅基地可以抵押,房子也可以抵押,有了钱以后干吗呢?有钱了以后他就变成了拖拉机户、播种机户,他们专门从事这些职业。这个对当前中国农村的变化,对金融的压力来说是大的。金融一定要适应新常态,在这种情况下一定要有新的思路。 金融的第二种作用是大力建设公共投资基金。公共投资基金的属性是混合所有制的,是城市的建设用公共投资基金的方式来解决。金融在这里可以起到作用吗?我们考察了澳大利亚、新西兰都是这样的。他们的城市是靠公共投资基金筹集的资金,项目公布、账目公开,供大家投资审查,这样越滚越大,这对于我们来说不但可以解决城镇化的质量问题,而且对城镇化的速度很有用。 金融的第三种作用是鼓励创新创业。中国经济尽管已经进到第三产业为主的阶段,但工业仍然需要发展,这种发展不是低水平重复建设,而是走创新之路,创业之路。新产品不一定真是全新的,只要功能改变了就是新的。人们现在都用手机,现在用的手机跟15年前的手机一样吗?不一样。15年前的手机只有通话功能,现在有多少个功能啊,手机的功能在不断发展,不断增加,这就是新产品。所以说在这方面金融可以帮助创新方面起作用。 此外,金融还可以把广大民营企业、小微企业送到资本市场去。因为资本市场是各种各样的,应该有适合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市场。 金融的第四种作用是鼓励国有大企业改革。国有大企业改革之路就是混合所有制之路,走混合所有制道路就一定要有银行的参加,也有民营企业的参加,它才是混合所有制企业。金融最后走到混业经营是必然的。当初讨论《商业银行法》的时候,为什么不写上可以混业经营而非要分业经营呢?主要是因为刚开始,怕乱。如果没有一个“防火墙”的话,这个金融危机就会到那个领域去。但是现在过了这么多年,将近20年了,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在过了20年后的今天,在帮助国有企业走混合所有制道路上,银行应该出力,而且商业银行也是走混业经营的道路。 厉以宁认为,现在一个大问题是民营企业家有顾虑,不愿意参加混合所有制改革,“我在政协组里面讨论时,几个民营企业家的发言,还是很有代表性的。他们害怕万一将来出了什么问题会被没完没了的调查,比如,国有资产到底流失了多少,这个问题说不清楚。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为了加快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的改革,一定要先试点,有样板,有条例,这样大家就安心了。而且在混合所有制的发展上面,金融将发挥重要作用。”厉以宁说。 应尽早让 地下金融走向地上阳光化 厉以宁认为,为了适应新常态,应该尽早让地下金融走到地面上来,变成阳光下的金融。“地下金融的钱很多,我们在广东调查,请民营企业家开座谈会,他们都表示,现在企业经营困难,在银行贷不到款,没有办法,只有向高利贷求助。因为银行嫌我们规模小,没有信用记录等等。高利贷利息太高,即使去公安局举报他们,民警会说你们签订过合同,他们是按合同办事。所以,一定要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规定,对高利贷行为有所动作,另外鼓励阳光金融的出现。” 厉以宁表示,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政策,在今后适应新常态的过程中一定要走这条路,逐步地把地下金融变为公开金融,地上金融。我们应该认识到,金融不是被动的,金融深化理论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把金融的主动性、积极性发挥出来,为金融进一步发挥作用,应该做到金融的优化管理。

中国经济过去增长之所以高,是因为我们处在第二阶段,工业化阶段。现在是工业化阶段向后工业化过渡阶段,过渡的时候能保持这么高的经济增长率吗?不可能的。

厉以宁指出,当前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农村的改革问题,这是当前中国最重要的。中国农村的改革现在主要是农村土地的确权,土地确权以后才有农村的各种新迹象。确权是非常重要的,过去很多年很多人提...

如果在后工业化时期中国经济能长期保持有质量的、有效率的5%、6%左右的中高速增长,那也是不错的,也是要经过努力,需要想尽各方面办法。

2015第四届金融街论坛于2015年10月28-29日在京举办。本届论坛将以新常态、新金融、新功能为主题。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厉以宁出席并演讲。

金融最后走到混业经营是必然的。当初讨论《商业银行法》的时候,为什么不写上可以混业经营而非要分业经营呢?主要是因为刚开始,怕乱。如果没有一个“防火墙”的话,这个金融危机就会到那个领域去。

厉以宁指出,当前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农村的改革问题,这是当前中国最重要的。中国农村的改革现在主要是农村土地的确权,土地确权以后才有农村的各种新迹象。确权是非常重要的,过去很多年很多人提出农业要再合作化,在土地没有确权的情况下,合作化是假的,不是真的。农民不安心啊,只有在土地确权以后情况就不一样了。

北京大学[微博]光华管理学院[微博]名誉院长、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教授日前在参加“2015第四届金融街(9.71, 0.20, 2.10%)论坛”时就“十三五”时期新常态下的经济发展趋势,及金融如何适应新常态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在中国经济正迈向后工业化的阶段,第三产业将在国民经济中占据主要地位,指望经济增速重回8%以上是不可能的,而金融适应新常态需要在五方面发挥作用。

厉以宁说到,他曾带领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调研组,在浙江的杭嘉湖三个市对土地确权后的农村进行了调查,在嘉兴市下面的平湖它的几个村庄、小镇,刚走进村庄的时候地下全是红的,放炮仗。就是土地确权验收了,庆祝验收,农民情绪之高远远不能想象的。确权以后农民为什么高兴?因为他安心了。他安心以后或者从事农业,或者不从事农业,流动去从事其他的活动,商业、工业方面的活动。

第三产业占主导是新常态下经济主要特征

人均收入城乡之比发生了变化,在嘉兴市的汇报中看的很清楚。在土地确权以前,城市人均收入和农村人均收入之比是3.1:1,土地确权以后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变成1.9:1了,主要是农民的收入大幅度增加。

厉以宁表示,新常态大家都要适应。适应新常态,首先要求企业必须适应市场化,自己找销路筹资金。“我们过去长期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在计划经济和 市场调节并存的情况下生活、工作。我们要适应当前的新常态,必须适应市场化,对企业来说就是要自己找销路,自己筹资金,这都是新常态中所必需的。”

农民收入为什么会增加?因为土地确权了,安心的到外面去开作坊,做生意去了,土地就流转了。种田还有人种,种田的是哪儿的?安徽去的。安徽因为土地确权比浙江要慢,但是随着安徽的土地确权,农村的人口可能还要往西走。而且大量的农民务农的开始搞家庭农场,搞家庭农场也搞合作社来经营,这次的合作社是入股的,他是心甘情愿的入股,他是在自己不到外面打工的时候,或者家里劳动力不足的时候,我还可以按股分红的。农民收入为什么提高?

厉以宁认为,适应新常态就应该适应第三产业占主要地位的国内经济。“应该看到,最大的适应新常态是什么?是适应第三产业占主要地位,这是很重要的一条。”他说。

在嘉兴看到的情况是出租房子,我们到了几个乡看,房子都是四层楼的住宅,我们就问了,你家里有这么多人吗?他说家里住两层就够了,自己一层,老人跟孩子一层,另外两层,第一层出租,开商店的开商店,开作坊的开作坊,他们再住第二层不就行了吗?收入增多了。

厉以宁指出,人类的发展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三个时期。

土地确权之后有一个变化,中国的耕地面积在杭嘉湖多了20%,怎么会多20%呢?我们在那里考察的时候他们说是这样的。当初土改的时候土地就定了,后来就进行了承包,承包初期的时候要分地,分地去经营,但是地有好有坏。好土地一亩算一亩,坏土地两亩折算一亩,经过了30年的承包,精耕细作以后土地质量都差不多了,所以这子讨论它的时候一亩顶一亩了,都差不多了。这样土地就多了,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一阶段是农业社会。在农业社会中,第一产业长期占据主导地位,农业在GDP中占的比重是最大的,就业人数也是最多的;第二阶段是工业化社会阶 段。第二产业占了主要地位,而且占的GDP比重最大。第三阶段是后工业化社会。这一阶段的主要特点是第三产业占重要位置,今天在西方发达国家,第三产业产 值的比重占到GDP的60%—70%。中国呢?根据国家统计局第三季度的公报,中国第三产业的产值首次超过了51%。就是说,一半以上已经是第三产业了, 第一产业加第二产业占40%多。这个情况还要变化,第三产业将继续发展。

土地多的第二个原因是什么?就是过去是用牛耕地,用牛耕地的话就不一样了,他现在用拖拉机耕地。大家都知道,田埂没有必要,田埂就并到土地中了。过去量土地的时候田埂是刨掉的,田埂两边遮太阳的部分也刨掉了,现在田埂算地了,两边遮太阳的地方就没有必要存在了,土地就多了。

厉以宁说,以第三产业为主的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率一般维持在3%左右,顶多是4%,能达到3%就很不错了。因为第三产业占主要比重,中国今 后可能要将面临相似的情况。“中国经济过去增长之所以高,是因为我们处在第二阶段,工业化阶段。现在是工业化阶段向后工业化过渡阶段,过渡的时候能保持这 么高的经济增长率吗?不可能的。”

第三个理由,当初有农业税,那个时候家家都隐瞒土地,一亩三分地的报一亩,谁也不揭发谁,也没有重量的必要。这次不一样了,这次土地确权是航空测量土地,所以都公布了。你要想多报、少报都不可能,因为都已经公布了,而且没有人愿意少报,农民自己说傻瓜才少报呢,我少报有什么好处?又不交农业税了,我少报我入股股就少,我出租面积就小,傻瓜才这么干呢,所以这样土地增了20%。

厉以宁进一步指出,如果中国经济增长速度还跟过去一样保持8%或者8%以上,只会产生更多的产能过剩。“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下来,能够下到 7%,下一步到6.5%,再到6%,这已经是从第二阶段向第三阶段过渡的过程中算高的了。如果在后工业化时期中国经济能长期保持有质量的、有效率的5%、 6%左右的中高速增长,那也是不错的,也是要经过努力,需要想尽各方面办法。而且与世界重要发达国家水平相比,仍然属于比较快的。”

从这个情况看给金融的压力就很大了,因为农民现在确权以后要抵押贷款,他的房子权证可以抵押,承包地可以抵押,宅基地可以抵押,房子也可以抵押,有了钱以后干吗呢?有钱了以后他就变成了拖拉机户、播种机户,他专门干这个,有了钱就开店。这个对当前中国农村的变化,对金融的压力来说是大的。金融一定要适应新常态,在这种情况下一定要有新的思路。(来源:证券时报网)

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经济增速应该可以保持在8%以上,而且还可以在这个水平上延长很多年。厉以宁认为,这种观点是不对的,“中国经济过去之所以有这么高的速度是因为以第二产业为主,第二产业为主可以增长这么高,第三产业为主能增长这么高吗?”

金融适应新常态要在五方面发挥作用

厉以宁认为,经济领域除了要适应以第三产业为主的新常态,金融也有自己的任务,他将金融在新常态中需要发挥的作用总结为五方面:

金融的第一种作用是参与解决农村的改革问题。当前中国最重要的问题是农村改革问题。农村改革主要是农村土地确权,土地确权以后才有农村的各种新 迹象。过去很多年很多人提出农业要再合作化,但是在土地确权没有完成的情况下,这种合作化是假的,不是真的。农民不安心,一旦土地确权完成后情况就不一样 了。

“我带领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调研组,在浙江的杭嘉湖三个市对土地确权后的农村进行了调查。在嘉兴下属的平湖市的几个村庄、小镇,我们刚进村就发 现地下全是红的,放炮仗。村里人说,是为了庆祝土地确权验收,农民情绪之高远远超过想象。确权以后农民为什么高兴?因为他安心了。他安心以后或者从事农 业,或者不从事农业,流动去从事其他商业、工业方面的活动。”厉以宁以亲身经历说明农村土地确权产生的明显效果。

厉以宁说,土地确权后,这些地区的人均收入城乡之比也发生了显著变化。在嘉兴市的汇报中看的很清楚。在土地确权以前,城市人均收入和农村人均收入之比是3.1:1,土地确权以后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变成1.9:1了,主要是农民的收入大幅度增加。

农民收入为什么会增加?因为土地确权后,原来的农民可以安心地到外面去开作坊,做生意,土地可以放心流转出去。种田还有人种,种田的是哪里人? 主要是从安徽过去的。安徽因为土地确权比浙江要慢,但是随着安徽的土地确权,农村的人口可能还要往西走。而且大量的农民务农的开始搞家庭农场,搞家庭农场 也搞合作社经营,这次的合作社是入股的,农民是心甘情愿入股,当他们不到外面打工,或者家里劳动力不足的时候,还可以按股分红。

“在嘉兴看到的情况是许多农民出租房子。我们到了几个乡看,房子都是四层楼的住宅,我们就问了,你家里有这么多人吗?他说家里住两层就够了,自己一层,老人跟孩子一层,另外两层,第一层出租,开商店的开商店,开作坊的开作坊,他们再住第二层不就行了吗?收入增多了。”

“土地确权之后还有一个变化,中国的耕地面积在杭嘉湖多了20%。怎么会多20%呢?我们在那里考察的时候,当地人对我们说,当初土改的时候土 地就定了,后来就进行了承包,承包初期的时候要分地经营,但是土地情况不一样,有好有坏。好土地一亩算一亩,坏土地两亩折算一亩,经过了30年的承包,精 耕细作以后土地质量都差不多了,一亩顶一亩,所以现在土地要确权了,土地就多了,这是第一个原因。”

土地增多的第二个原因是什么?就是过去农民基本上用牛耕地,土地中有田埂,现在改用拖拉机耕地就不一样了。因为田埂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就被并到土地中了。过去量土地的时候田埂是刨掉,现在田埂算地了,土地也就增多了。

第三个原因是,当初因为要缴纳农业税,所以家家都隐瞒土地实际数量,一亩三分地的报一亩,也没有重量的必要。这次不一样了,土地确权是航空测量 土地,所以都公布了。要想多报、少报都不可能,而且没有人愿意少报,农民自己说,都已经不交农业税了,少报有什么好处?而且少报土地数量,就意味着入股股 本就少,所以这样土地增了20%。

厉以宁指出,从这个情况给,金融的压力会增加很多,因为农民现在确权以后要抵押贷款,他们的房子权证可以抵押,承包地可以抵押,宅基地可以抵 押,房子也可以抵押,有了钱以后干吗呢?有钱了以后他就变成了拖拉机户、播种机户,他们专门从事这些职业。这个对当前中国农村的变化,对金融的压力来说是 大的。金融一定要适应新常态,在这种情况下一定要有新的思路。

金融的第二种作用是大力建设公共投资基金。公共投资基金的属性是混合所有制的,是城市的建设用公共投资基金的方式来解决。金融在这里可以起到作 用吗?我们考察了澳大利亚、新西兰都是这样的。他们的城市是靠公共投资基金筹集的资金,项目公布、账目公开,供大家投资审查,这样越滚越大,这对于我们来 说不但可以解决城镇化的质量问题,而且对城镇化的速度很有用。

金融的第三种作用是鼓励创新创业。中国经济尽管已经进到第三产业为主的阶段,但工业仍然需要发展,这种发展不是低水平重复建设,而是走创新之 路,创业之路。新产品不一定真是全新的,只要功能改变了就是新的。人们现在都用手机,现在用的手机跟15年前的手机一样吗?不一样。15年前的手机只有通 话功能,现在有多少个功能啊,手机的功能在不断发展,不断增加,这就是新产品。所以说在这方面金融可以帮助创新方面起作用。

此外,金融还可以把广大民营企业、小微企业送到资本市场去。因为资本市场是各种各样的,应该有适合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市场。

金融的第四种作用是鼓励国有大企业改革。国有大企业改革之路就是混合所有制之路,走混合所有制道路就一定要有银行的参加,也有民营企业的参加, 它才是混合所有制企业。金融最后走到混业经营是必然的。当初讨论《商业银行法》的时候,为什么不写上可以混业经营而非要分业经营呢?主要是因为刚开始,怕 乱。如果没有一个“防火墙”的话,这个金融危机就会到那个领域去。但是现在过了这么多年,将近20年了,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在过了20年后的今天,在帮 助国有企业走混合所有制道路上,银行应该出力,而且商业银行也是走混业经营的道路。

厉以宁认为,现在一个大问题是民营企业家有顾虑,不愿意参加混合所有制改革,“我在政协组里面讨论时,几个民营企业家的发言,还是很有代表性的。他们害 怕万一将来出了什么问题会被没完没了的调查,比如,国有资产到底流失了多少,这个问题说不清楚。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为了加快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的改革,一 定要先试点,有样板,有条例,这样大家就安心了。而且在混合所有制的发展上面,金融将发挥重要作用。”厉以宁说。

应尽早让地下金融走向地上阳光化

厉以宁认为,为了适应新常态,应该尽早让地下金融走到地面上来,变成阳光下的金融。“地下金融的钱很多,我们在广东调查,请民营企业家开座谈 会,他们都表示,现在企业经营困难,在银行贷不到款,没有办法,只有向高利贷求助。因为银行嫌我们规模小,没有信用记录等等。高利贷利息太高,即使去公安 局举报他们,民警会说你们签订过合同,他们是按合同办事。所以,一定要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微博]的规定,对高利贷行为有所动作,另外鼓励阳光金融的出现。”

厉以宁表示,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政策,在今后适应新常态的过程中一定要走这条路,逐步地把地下金融变为公开金融,地上金融。我们应该认识到, 金融不是被动的,金融深化理论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把金融的主动性、积极性发挥出来,为金融进一步发挥作用,应该做到金融的优化管理。